30年清廉抵不过20万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9-09作者:浏览次数:105

30年清廉抵不过20万

 
    他多年在培训党员干部的岗位上工作,最终却在“糖弹”面前败下阵来,卷入收受贿赂的漩涡。事到临头,他才明白,权力一旦成为为他人谋取私利的商品,无论谁从事了这种权钱交易,其结果注定都是失败。
 
    关于本案

    坐在省委党校办公室的叶斌得知方少云事发后,焦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电话铃响了,他不敢接;街上的警笛尖叫声,也会刺痛他的心。他绝望了,坚持下去还是自首?他由于、徘徊着。最终,他错过了机会,直到案发后,他才退还了20万元赃款。 
    古人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海南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叶斌做梦也没有想到,在2000年12月至2003年4月的两年零四个月时间里,收受该校副教育长兼成人教育部负责人方少云送的贿赂款,竟会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随着海南省委党校成人教育部资产自收自支,管理失控,违反有关规定等问题被群众举报,海南省纪检监察部门介入并查处,叶斌收受贿赂的违法犯罪事实才随之浮出水面。 
2004年6月15日,叶斌涉嫌受贿一案移交海南省检察院立案侦查。6月29日叶斌被逮捕。此案侦查终结后,由海南省检察院指定海南检察分院提起公诉,11月2日海南省海南中级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只好听任他人摆布 

    办案人员曾这样评价叶斌:叶斌虽涉嫌受贿犯罪,但他却是一个比较正统的人。那么,这样一个正统的人又是怎样走上犯罪道路的? 
    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很值得人们沉思和玩味。在很多落网贪官的背后,都曾有一个或一帮下属把他拉下水。叶斌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可以说,是他的下属唤醒、培育并催生了叶斌的欲望;同时,也是他的下属把贪婪的“绳索”套在了他的脖子上,使其欲罢不能。 
    那是2001年元旦前一天晚上,叶斌的下属、党校副教育长兼成人教育部负责人方少云来到叶斌家里,寒暄了几句后,方少云掏出一个装有2万元钱的信封。他对叶斌说:"叶校长,你在成人教育部工作上花了很多精力,很辛苦,这是你的报酬。"尽管叶斌也曾拒绝收钱,最终,还是被巧舌如簧的方少云说得心动了,来了个下不为例。这2万元钱是他平生第一次收下的不义之财,他也是第一次领悟到权的威力。 
话说叶斌收下这2万元,心里仿佛揣了个羊羔般忐忑不安。他手里拿着2万元钱,不知这最终是福还是祸?不过,贪欲还是战胜了理智。 

报酬多了不烫手 

    俗语说,“欲要取之,必先予之”。这是引人上钩者的惯技。方少云为加深与叶斌的私人感情,捞取自己的好处,便频频向叶斌射出“糖弹”。可以说他们一个是老于世故,一个是贪欲膨胀。两者的结合,终于导致叶斌向罪恶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叶斌收下了2万元之后,贪婪的胃口便越来越大。每年的元旦、春节、"五一"、"十一",还有教师节,他都有钱进账,多则2万元,少则1万元。据案卷记载,叶斌从2000年12月至2003年4月间,他先后受贿14次,合计人民币20余万元。 
    2001年春节前一天晚上,方少云来到叶斌家里。趁家里没有其他人,方少云将一个装有2万元的信封递给叶斌说:"这是你的报酬,过节了,备些年货吧。"叶斌一边接钱一边问:"不是前些时候过元旦已给过我报酬了吗?"方少云急忙说:"成人教育部办学收益好,靠的是叶校长的大力支持。收益好,报酬自然就多。再说了,报酬多了也不烫手,您说是吧!" 
    他这几句话,说得叶斌哑口无言。这天夜里,叶斌静静地躺在床上,脑子里却在翻江倒海。他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他搞不明白方少云送的究竟是什么钱。不过想归想,最终他还是记起了那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叶斌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到后来,叶斌不但敢收方少云送的钱,就连方少云委托他人送钱,叶斌也照收不误。方少云的钱送得多了,叶斌和他的个人感情自然也就深了。 
    2002年教师节前一天上午,方少云拿了一个装有1万元钱的信封,来到叶斌的办公室。他说话倒是开门见山:"叶书记,明天是我们自己的节日。过去我们教师穷得叮当响,如今改革开放了,我们党校经济也搞活了。成人教育部的工作,今后要靠您多支持、多指导。"说着将信封递给叶斌。叶斌接过信封后,心领神会,他暗示说:"工作都是你具体操作办的,你的成绩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有机会不会忘了你。" 
    听到叶斌如此肯定自己,方少云鼻子一酸,差点流出泪来。事后,方少云更坚定了一条想法:还是钱能通神! 
    2003年"五一"前一天下午,方少云又来到叶斌办公室,叶斌见方少云又掏出一个信封,便说:"又要发钱啦?"方少云笑着说:"让叶校长言中了。"接着递给叶斌一个装有1万元钱的信封说:"明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是咱们劳动人民的节日。咱们教师是劳动人民一分子,也要过好这个节。过好节日靠什么,靠发展经济。过去我们教师总是穷不出个头,现在学校经济发展了,个人自然就日子好过了。这叫’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 
方少云一番话说得叶斌心里挺乐,然而他却忘记了一句成语:乐极生悲。 

吃了人家的就是嘴短 

    有道是:人家给你钱,你就得听人唤。金钱往往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改变到你无法想像的地步。 
    在两年多时间里,方少云给叶斌送了20万元,他到底图的是什么呢?了解方少云的人都知道:他之所以舍得花血本,就是因为他明白,这投资肯定会得到回报,而且回报肯定会大大超过投资。叶斌收了钱,就成为他谋财谋官的工具,登天的梯子。 
    事实上,叶斌非法收受方少云的财物后,利用职务之便对方少云负责的党校成人教育资金管理采取了放任、纵容的态度。并且他还干预学校对成人教育部财务收支活动的统一监管,致使成人教育部资金自收自支,管理失控。 
    另外,为报答方少云,叶斌违反有关规定,同意将方少云的妻子转为该校临时工,并享受在职人员同等待遇。为了日后财路不断,叶斌还违反规定,提名推荐方少云为党校后备干部人选。 
    方少云背靠叶斌的支持,浑水摸鱼更加方便了。事实上,叶斌在某种程度上成了方少云的工具。然而在11月2日的庭审中,叶斌却极力想否认这一点。那天庭审的时候,叶斌手上拿着笔记本,边听边认真地记录着,但在回答公诉人、法官提问时,他的声音比过去低沉了许多。叶斌说:"方少云第一次给我送钱时说,’你在成人教育部的工作上花了很多精力,这是你的报酬。’当时,我也认为这是我应得的报酬,就把钱收下来了。后来,方少云每次送钱都是以’报酬’的名义送的。" 
    公诉人立即反驳道:“工作补贴、劳务费是有标准的,一般在300元至1000元,而你每次收到的都是1万至2万元,这能算是你的劳务费吗?你们学校的教职员工都有这么多的劳务费吗?"一番问话,让叶斌无言以对了。 
    叶斌稍作停顿后说,方少云给他送的20万元,他都没花。一部分借给侄子,一部分换成港币、美元存入银行,交给朋友保管。 
    他说完之后,法官开始了询问:“既然这些钱是合法的,又为什么交给朋友保管?”叶斌答道:“我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因为我老婆很反感这些事。”而对于收钱为方少云谋取私利的指控,叶斌反驳说,方少云的妻子转为该校临时工并享受在职人员同等待遇,以及提名推荐方少云为后备干部人选都是按程序办的,他并没有专门与哪个部门打过招呼。 
尽管叶斌百般抵赖,企图推卸责任,推脱自己的罪过,然而,大量的人证物证构成的铁的事实是推不翻的。
 
当以斯事警后人 

    近年检察机关查办的贪污贿赂等职务犯罪案件情况表明:临近离退休年龄的领导干部犯罪案件逐年增多。这些人有感于来日无多,看到有些人不劳而获、挥金如土,心里深感不平衡,于是弃平生名节于不顾,想捞一把以为退身之计,在本来光彩照人的人生画卷上涂抹了污黑的一笔! 
    叶斌正是这样一个反面的典型。他三十余年清廉正统的美名,在短短的两年四个月内丧失殆尽。 
    现年60岁的叶斌,出生在广东省梅州市。60年代末他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被组织上分配到广东省海南白沙黎族自治县当了一名教师。自幼发奋读书的叶斌在教师岗位上很快就出人头地。后来被调到白沙黎族自治县党校工作。从此,叶斌便春风得意,走上了仕途之路。 
    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叶斌工作实绩突出,组织又将他调入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党校工作,曾任自治州宣传部长,直到后来到党校做了领导。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叶斌不得不发出一番感慨:"当时真不该收这些钱,我在里面(指拘留所)的100多天,对自己的行为作了深刻反省,我愧对党和人民的培养,希望法院能作出公正的判决。"只见叶斌说完,眼里浸出两行浑浊的泪...... 
    需要提及的是,从当前发生在“清水衙门”里的腐败现象看,无论是“清水衙门”还是“浑水衙门”,只要是“衙门”就有权力;而只要有权力,哪怕是微小的权力,就有腐败的可能,这只要从一个个被认为“清水”的“衙门”所拥有的权力就可以看出:实际上,真正的“清水衙门”是不存在的。重要的是加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来源:正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