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录汇编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9-28作者:浏览次数:1681

  

忏悔录汇编

 

陈邦舜:心存侥幸 以为退钱就会没事. 2

张辉:“四种心理引我走上犯罪道路”. 6

苏智先:做个腐败的人只需要一念之差. 9

左侗:我把母亲这句最重要的话遗忘. 13

余孝明:将别人送来的礼金作为养老金. 17

刘全:做出点成绩后就开始自高自大

 

 

陈邦舜:心存侥幸 以为退钱就会没事

忏悔人:陈邦舜(副县级)

原任职务:四川省阆中师范学校校长兼党委书记

触犯罪名:受贿罪

判决结果:2013529日,陈邦舜被阆中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犯罪事实:陈邦舜在担任阆中师范学校校长兼党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人民币90万元。

退回礼品 自以为挡住了诱惑

19877月大学毕业分配到阆中市洪山中学任教开始,我一直在教育教学一线工作。曾经的我一门心思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曾经和同事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办学困难,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当时的我把组织和领导的信任化为工作动力,一心想干出成绩回报组织和领导的关怀。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事业上顺风顺水。也许是事业上过于顺利,使我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开始了自我放逐。

20069月,阆中市委市政府决定将保宁中学迁入阆中师范学校,由我担任保宁中学迁入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长。2007年,保宁中学搬迁工程项目经公开招标,由王某某挂靠的阆中市教委建筑公司中标修建。工程竣工后,还有尾款和利息大概200余万元未支付。

为了及时拿到这笔款,王某某屡屡向我示好:替我买下我看中的一台等离子电视机和一套音响,当时价值约3000元。他又在成都一家商场为我选购了一件西服上衣、一条皮带、一双皮鞋和公文包,总价值约5000元,还给我订做了一套西服。之后不久,给我和妻子分别选购了一款手机,总价值5000余元。再后来,他从香港给我女儿买了一部价值3000余元的数码相机。这些物品,我除了把相机上交学校使用,定制的一套西服没有付钱外,其他物品的钱我陆续退给了王某某。当我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金钱迷惑时,却不知真正的陷阱正等着我,并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收到巨款 想退却又心不甘

2009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王某某把我约到阆中市滨江路,开门见山地对我说:“陈头儿,马上要过年了,给你拜个年,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请你收下。”我推辞不要。王某某又说:“没啥子,就是一点儿心意。”说完,他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袋子放到了我的车里。我以为是土特产,就没有再推辞。之后,我们各自开车离开。回家后我才发现,口袋里竟然装的是现金,而且有30万元。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突然天上掉下馅饼,我既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30万元相当于自己近5年的收入;害怕的是,万一事情败露后果不堪设想。我想将钱退回去,但又心有不甘。最终,我决定把这笔钱留下。

由于害怕,我不敢把钱存到银行。几天后,我把这30万元借给了高中同学刘某。

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几个月后,阆中师范学校灾后重建工程启动。我担任灾后重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这项工程中标单位是湖南省第一工程公司。王某某与该公司签订了合同,被任命为该工程项目副经理,负责现场具体施工。为了能顺利拿到工程款,王某某又陆续给了我60万元。如果说第一次收钱时心里还有些忐忑,之后也就变得心安理得起来。就这样,我先后收受王某某90万元。

本来拒收不了的钱,本该及时想方设法退掉,实在退不掉就该上交廉政账户。但我盲目自信,心存侥幸,以为即使有人知道了,大不了再退给他就没事了。

心存侥幸 以为退钱就会没事

20123月,我在北京学习时,听说有人在网上反映我在学校灾后重建工程中有经济问题,阆中市纪委也将我校灾后重建工程的报审资料提走逐项审查。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我如坐针毡。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退钱。

回到阆中后,我把王某某约到学校门口,将60万元交给了他。王某某接过钱后问我,为什么不退之前保宁中学搬迁工程给的30万元?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网上只反映了我校灾后重建工程的事,没提保宁中学,我要不要把那30万元还给他。但我侥幸地认为,即使不还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于是,我告诉他,网上反映的是灾后重建工程,没有涉及保宁中学搬迁的事,并让他不要多说。钱还回去了,我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我一直认为,只要把收的钱退还回去,就不算犯罪。

现在想起来,我真是糊涂可笑。罪是我犯下的,责任全在我身上。我不但没有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深刻剖析自己的错误,反而心存侥幸,找借口为自己开脱责任。可无论我如何找借口,事实就是事实。

作为一个单位的“一把手”,我没有起好示范作用。我辜负了组织的培养、领导的关怀、群众的信任,更害苦了自己的亲人。我无颜面对妻子和女儿。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我不仅没有很好地保护、关爱她们,反而让她们为我忍辱受屈。每每想到这些,我真的是无地自容。

现在,我能做的,就是努力改造,好好做人,争取早日走出高墙,重返社会。也希望我的事例能给那些正处在犯罪边缘的人敲响警钟。


 

张辉:“四种心理引我走上犯罪道路”

忏悔人:张辉

原任职务:原江苏省南通商贸高等职业学校(现江苏商贸职业学院)副校长

触犯罪名:受贿罪判决结果:2013115,被南通市崇川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0万元。

犯罪事实:2003年至2012,张辉利用担任南通商贸高等职业学校副校长及兼任南通市某工贸发展总公司总经理等的职务便利,收受材料供应商和工程承包商等10余家公司老板贿送的现金、购物卡,价值共计人民币124万余元。

 

回顾30多年的工作经历,可以说前15年是我努力拼搏的时期。那个时候的我和同事们一起,为了学校的发展出主意、想办法,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然而,进入2000年以后,尤其是2003年代表学校负责收购南通市的一所学校后,各种诱惑向我袭来,我内心深处那块原本就不很纯洁的“田野”受到了“污染”。我从接受小恩小惠开始,到收受他人巨额钱财,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如今细细回想,是四种心理导致我走上了犯罪道路。

麻木心理。自从进入学校领导班子以来,我每年都接受各种形式的党风廉政教育,也签订党风廉政建设责任书,然而,这些廉政活动对我没有起到任何警示作用。我的好几个亲戚因经济问题受到惩处,在他们被审查期间,我替他们惋惜过,但联系到自己的严重经济问题时,却又立马在心里加以回避。近十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贪婪、恐惧和彷徨之中,我不敢直面自己的违纪违法事实,不敢直面组织,不敢直面法律,最终导致今天的下场。

侥幸心理。2003年冬,我第一次收受包工头马某送的1万元,当时挺紧张的。但事后我想,他在我们学校做了几年维修工程,肯定赚了不少钱,说不定他还给其他人送呢。再说了,他送钱给我肯定是希望我以后多照顾他的生意。从那之后,我再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在此后的近十年时间里,侥幸心理始终伴随着我。其实,这种侥幸心理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扭曲心理。刚进学校领导班子的七八年时间里,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是比较严的。说实话,从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农民的儿子逐渐成长为一名副处级领导干部谈何容易。因此,进领导班子初期,我的工作热情很高,积极配合校长做好自己的分管工作,敢于开拓进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岗位始终没有变化。我的心理开始变得扭曲,认为自己的仕途就此止步,职务晋升的机会非常渺茫,就想利用现有的岗位捞些实惠的东西。自从有了贪婪的念头,我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更放弃了警惕。

贪婪心理。也许从小穷怕了,金钱的重要性从小就深深地埋在我的心里。我错误地认为,有了钱就可以享受一切。包工头、承包商也正是看准了我这根“软肋”,用金钱向我发起猛攻,最终导致了我今天的结局。我还错误地认为,这些老板给我送钱送物,只是从他们的收益中分给我“一块糖”而已,并没有直接侵犯到学校的利益。于是,我把经常给我送钱送物的人视为知心朋友,而把那些在学校做了工程却不给我好处的人视为不懂事的另类。

我的行为严重损害了人民教师这一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崇高形象。我无颜面对我的同事、无颜面对我的学生,更无资格再次登上三尺讲台。我们学校经过五十多年的发展,刚刚升格为学院。在这个时候,我的严重经济问题和罪行的暴露,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整体形象,也给我的家庭造成巨大的打击。我的父母以及岳父母都已经到了垂暮之年,本该安享晚年,我今天的结局对他们的打击是致命的。我现在的妻子和我组建家庭时间不长,生活才刚刚开始,原本期望一起牵手,平平安安地过好下半辈子。我今天的结局也很快使这个梦想成为了泡影。


 

苏智先:做个腐败的人只需要一念之差

    他曾被称为在山顶洞人的条件下从事研究的野人”,可如今却感叹——“做个腐败的人只需要一念之差 

  忏悔人:苏智先

  原任职务::四川省绵阳师范学院党委书记(正厅级)

  涉嫌罪名:受贿罪、签订合同失职被骗罪

  涉嫌犯罪事实:单独或伙同其家人或者通过特定关系人收受人民币共计874万元;因在签订合同中严重不负责任,直接导致国家经济遭受重大损失。

  

  为了野外研究,几乎付出生命代价

  我出生于川北革命根据地,从小家境清贫,可以说我是地道的农村苦娃。因此,我从小学开始就知道勤奋、刻苦、努力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19827月我从南充师范学院毕业,第二年获理学硕士学位。后来到东北师范大学深造,获理学博士学位。1991年和1994,我两度破格晋升为生态学副教授和教授。199610月至199810,我在东北林业大学博士后流动站做研究工作。我先后在国内外重要学术期刊上发表科研论文130余篇,出版专著11,获国家和省部级政府科技成果奖5,其他荣誉奖20多项,主持和主研了国家级及省部级重点科研项目30余项,曾多次应邀赴美国哈佛大学、加拿大约克大学、德国威斯巴登大学等著名大学进行学术交流与访问。

  我毕业后到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工作,这是我从事科学研究的起点。那些年,每天早上8,我就打好绑腿从观察站出发,到野外采集标本、收集数据,身上带的馒头一会儿就变得又冷又硬。晚上回到帐篷,来不及休息就开始整理一天的数据。有时候半夜冻醒了,就往铁皮炉子里添点柴火。收集数据途中,我曾经掉进过10多米深的冰洞里,也曾经在冬天的森林里迷过路,几次都差点回不来。那段时间,我每天除了办公室就是实验室,晚上12点多才回家。那个时候的我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提升业务、精通业务和成就业务上。

  有一次我带学生到卧龙实习,途中感冒了,还伴有严重的腹泻。为了不耽误学生实习,我坚持走上了海拔1920米的卧龙。到了卧龙,我就坚持不住了,从五六米高的楼梯上摔了下去。后来听医生说,要是再晚到医院一会儿,我可能就救不活了。1997,我带着两名助手分析课题,三个多月跑了7个省40多个县,行程10万公里以上。那段时间,有人说我是在山顶洞人的条件下从事研究的野人

  注重硬件发展,却把廉洁抛到脑后

  20031,我到绵阳师范学院担任学校主要领导。那个时候,我一心扑在把学校建设成为中国科技城综合大学工作上。面对人力资源、空间、资料和资金短缺,我动用了学校和个人的所有资源,也把自己的精力完全投入到学校的发展和建设中。很快,学校就在全省同类学校中名列前茅。同时,我开始研制生态学多媒体,并很快投入到教学中。我还在多媒体课件的基础上,完成了网络调和建设项目,建成了绵阳师范学院生态学网络课程。各种各样的成果让我受到了师生的尊重和欢迎。可是,我在抓学校建设过程中,只注意了硬件发展,却让廉政建设工作浮于表面,没有从根本上去抓,特别是2009年以来,我的廉洁意识松懈了,有时甚至忘记了廉洁二字。

  扩建学校的同时,我手里的权力大了,我的私欲也膨胀了。我提醒过自己,特别是新校区建设以来,我还专门召开过会议,告诫大家在工程建设中不许倒下一个干部。可我自己却先倒了下来,还影响了一些中层干部。回想起当初的第一笔受贿款,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当时,我是不愿意收的,也有过多次推辞。那一刻,廉洁和私利在心中苦苦斗争着,最终,私利占据了上风。收下第一笔受贿款后,我心里十分不安。我担心影响工作,影响自己在干部中的形象,也想到过退款。可是,收款容易退款难,我多次退款都没有成功。我想把钱交给学校纪委,但又怕伤害到行贿者。我就在这种半推半就的心理作用下,收下了第一笔受贿金,从而埋下了祸根。

  凡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收下第一笔受贿金后,我的廉洁意识更加淡薄,甚至把廉洁二字直接抛到了脑后,开始心安理得地收受各方的感谢费、关照费,使自己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行越远。

  因为一念之差,几十年努力毁于一旦

  2011年春节期间,我意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开始拒绝一些行贿者。可那时,我已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开始躲着一些行贿人。

  20127月底,四川省纪委在学校调查时,我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想过主动承认错误,但又放不下面子。我怕被查出来难堪,只好天天躲在学校里。有时也去实验室指导研究生们做实验,看到我的学生们感激的样子,我更加愧疚了。我又想到了曾经的自己,想到了自己作为一名学生、自己刚刚创业时的样子。这样的情绪使我更加害怕、痛苦,我深深感到了悔恨!

  我的受贿行为,让我自己几十年的刻苦努力毁于一旦,让我的家庭遭受沉痛打击。我有负于领导的教育和培养,愧对我的母亲和老师,更无颜面对受教于自己的学生!在当今社会经济条件下,做个腐败干部只需要一念之差!不廉洁的后果是惨痛的,不仅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经济都会带来巨大损失。腐败的土壤随处可见,一不小心就会沾染,一不注意就会被攻破,一不留神就会深陷泥潭!我想以自己的沉痛教训和痛苦经历告诫在职干部,千万要提高警惕,时时处处增强拒腐防变能力,加强廉政意识教育!否则,你们就会步我的后尘!


 

左侗:我把母亲这句最重要的话遗忘了

      忏悔人:左侗

  原任职务:江苏省盐城高等师范学校校长(正处级)

  触犯罪名:受贿罪

  判决结果:20101011,盐城市中级法院判处左侗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

  犯罪事实:2005年至2010年春节,左侗利用担任盐城高等师范学校校长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潘某、孙某等11人的贿赂共计82.4万余元。

 

  我正是倒下去的那个人

  当我写下悔过书三个字的时候,我的心止不住地颤抖。我有过,是大过,是罪过。因为这个大罪过,我走向了人生的反面;因为这个大罪过,我失去了人生中最宝贵的自由。我真的很后悔,希望那一段路能重新走过。

  有人曾说大楼竖起来,干部倒下去”,而我正是倒下去的那个人。现在的我是百感交集,心绪难平。既有对现实的抗拒,也有对涉案的恐慌,更有对失去自由的无奈与感伤。一时间失落感、委屈感、恐惧感等等难以言表。今后我该如何面对家乡的父老乡亲、亲朋故旧,还有我在阜师、盐师工作时的学生?

  我父亲去世早,我们兄弟四人是靠政府的遗属费和母亲含辛茹苦的养育才长大成人,并且都学有所成,成为教授之家。我母亲也因而得到乡邻的尊敬。如今我因贪腐成了阶下囚,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我不知母亲如何面对我的不孝,我的妻女如何面对失去主心骨后的无助,我的兄弟及亲友如何面对因我的堕落带来的耻辱。

  我既要面对法律的拷问,也要接受道德的拷问,还要接受自己良心的拷问。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想到这些我止不住地嚎啕大哭。

  说到底是自己轻视法律

  夜深人静之时,我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何会蜕变得这样快?我想固然有社会原因、环境因素等,但主要还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世界观、价值观发生了变化,在物质追求上放纵自己,拜金主义抬头,贪心私欲膨胀,拒腐防变的意识淡薄,由量变到质变,最终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缺少对法律的敬畏之心。我不是一个不懂法的人,也知道收受贿赂是犯罪,说到底是自己轻视法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把法律当儿戏,不把法律当回事。

  2006年初,当一些工程队的老板给我好处,我还是很警惕的,也曾拒收过或退还过。当年六七月新校区建设进入高潮后,不断有工程队老板对我表达意思。此时,我仅存的法律敬畏之心已荡然无存,总能为自己找到开脱的理由。以为这就是当今社会的潜规则”,算不了什么,他们也不会就送给我一个人;而且是这些老板心甘情愿送的,不是我主动要的。正是这许许多多的理由,使我多年来构筑的心理防线顷刻间瓦解。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法律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尊严,谁要是轻视他、藐视他,谁就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只要你把贪腐的手伸出去,迟早会被捉住。我的结果再次验证了这一真理,可惜我的这一认识来得迟了点,代价大了点。

  在新校区建设过程中,我和一些老板打得火热,在与他们的交往中逐步失去了斯文,在金钱面前丢掉了尊严,在收受他人钱物时丢掉了人格,不仅折了腰还成了金钱的奴隶。

  曾记得在盐师新校区还未建设时,我母亲就郑重地告诫我:“做这件事一分钱也不要贪。我哥哥也对我说:“我们左家不缺钱,你要钱用,向我们要。母亲虽不识字,但她是一个对道德有很高要求的人,我一直很听她的话,但这句最重要的话我却遗忘了。现在想起来,我真的很汗颜,不仅愧对老母亲和兄长,在道德面前我也无地自容。不义之财不可取,大贪必从小贪起,一个人如果没有起码的耻辱感,也就失去了防腐的防火墙。

  只照他人不照自己

  在新校区建设初期,我也制订了许多规章制度、工作规程。但这些规范和制度是讲给他人听的,很少将自己摆进去。我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把改造自己的思想、反省自己在廉政方面的问题当作可有可无的事。

  许多时候,我把对党员干部的廉政要求弃之一旁,总以为反腐败是他人的事,与我无关。而且我将反腐败当作手电筒,只照他人不照自己,对下严对己宽,对下讲规范,对己无约束。很多时候,自己在台上讲得头头是道,但下班后又和老板觥筹交错。几年来,我在最该反省的时候失去了反省批判的自觉和能力。

  在新校区建设过程中,建筑老板们都把目标集中在了我这个一把手身上。面对他们,我缺少应有的警惕,缺少防备,开始给一些工程承包人以一定的关照,或在资金拨付中给予倾斜,或在项目签证中马虎一些,或在项目招投标中给予关心,使得我在履行校长权力时失去了公平性。

  因此,慎用权力,把权力放在阳光下操作,对于领导者来讲是至关重要的。我的所作所为当为后来者戒。

  我犯了罪,这是事实。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有了罪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我罪有应得。法律是公平的,惩罚是为了教育我、挽救我,同时也是教育他人,警示他人,以免犯同样的错误。

  人生的路还要走下去,如何走好,还要看自己。我愿意在狱中好好改造,用忏悔、用行动来洗涤自己的灵魂,赎清自己的罪行。


 

余孝明:将别人送来的礼金作为养老金

    他曾引用诗来为自己画像:它把头沉重地垂下!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它有泪只往心里咽。于是他——将别人送来的礼金作为养老金

  忏悔人:余孝明

  原任职务:重庆市梁平中学校长

  触犯罪名:受贿罪

  判决结果:2012126日,余孝明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万元。

  犯罪事实:余孝明利用担任重庆市梁平中学校长的职务便利,自2007年至20123月,在梁平中学学生食堂发包、国家食堂补贴、学生教辅资料采购等工作中,先后多次非法收受贿赂共计103.5万元。

  

    我错了,我有罪,我真诚地悔过。我保证,一定要洗心革面,将来回到社会重新做人。以前,我因不顾党纪国法,多次收受他人贿赂而锒铛入狱。我不怨天,不怨地,更不怨他人,这都是我玩火自焚的结果,是我自己害了自己,自己毁了自己。这多么可悲!

  想起过去,悔恨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流。我不敢面对组织和上级,不敢面对曾经朝夕相处的老师和同学,不敢面对温柔体贴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更不敢面对我那白发苍苍85岁的老母亲。我老泪纵横,我仰天长啸,为什么自己会走到如此糟糕的地步?

  只要不贪公家的就行

  我出生在四川省资阳县某镇的一个小山村。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父亲是位乡村小学体育老师。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的生活很艰苦,在我的记忆中经常是一天只吃两餐。但就是这样,母亲还是把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拉扯大了。我当过知青,后来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在重庆市梁平中学工作,先是当教师,后担任中层干部直到梁平中学校长。我和妹妹读书后都当上了教师,生活也慢慢好起来。

  我在自律自勉的精神约束下,读书讲出息,工作奔前程,做事讲规矩,党的声音听得进,群众意见记在心,埋头苦干是本分。在担任梁平中学校长之初,我牢记一个字,工作兢兢业业,取得的成绩数不胜数。

  但是后来,自己的思想脱离了党纪国法这条轨道,对廉洁自律方面的知识和相关案例漠不关心,更未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因此,对廉政廉洁作出了片面的理解,认为只要不吃不贪公家集体的就行了,其他的可以不考虑。而且认为别人送来礼金感谢我,是他自己送来的,不是我要来的,况且我还为他做了事。这种错误的认识,造成了我违法犯罪的必然。

  壮着胆子把钱收了

  我曾经认为收钱只是两个人的事,只要送礼的人不说,谁也不会知道。如果败露了,只要不承认,谁也奈何不了我。

  《菜根谭》中有一句格言:“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我错误地将这句话理解为风过无声,雁过无影。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凡是侥幸的去干坏事,其实祸事早已临头了。

  当有人送给我钱时,看见一沓一沓的钱,我心里不是一点不怕,也怕也担心,开始也不敢要。但是经来人一番漂亮的、好听的、耿耿直直的话一诱惑,害怕二字就从我的头脑里一扫而光,我壮着胆子把钱收了。

  收下钱后,见时间过去许久也没事,我以后再收钱就不怕了。于是,我接连收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了犯罪的深渊。

  想在退休前捞一把

  退休前捞一把,否则没有机会了。这是职务犯罪人员较为普遍的心理,我就属于这一类。

  在我50岁以前的那些年里,我工作上兢兢业业,生活上克勤克俭,力心所及,可以说是出淤泥而不染。

  到了近几年,我产生了一些不正常的心态,觉得自己干了几十年工作,像一匹老马一样任劳任怨地拉车,并用一位著名诗人的诗《老马》来为自己歌功:“总得叫大车装个够,它横竖不说一句话,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它把头沉重地垂下!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它有泪只往心里咽,眼里飘来一道鞭影,它抬起头望望前面。

  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我将别人送来的礼金作为养老金全部收下。

  如今想起《知足歌》

  我违背了人生发展之。违之一,孔子将人生发展分为若干阶段:“十有五而致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

  我今年已50多岁了,已是知天命之年,按常理来说,对社会、对人生、对价值的理解应该是正确的,不应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明知故犯。

  违之二,孔子主张人生有三戒:少年戒色,中年戒斗,老年戒得。人到了晚年身体每况愈下,应该是颐养天年的时候,还贪图什么?真的是良田万顷,日食三餐,广厦千间,夜眠八尺

  我已到晚年,为什么还要去贪呢?现在想来,自己真是没有自知之明,糊涂啊!本来自己和妻子都是有工资收入的人,女儿也已经成家立业,都是不知足的贪欲害了我。所以,我锒铛入狱是必然的。

  如今,身陷囹圄的我对《知足歌》中的一段话有了切身感受:“行也安然,坐也安然,贫也安然,富也安然;早也香甜,晚也香甜,大鱼大肉固香甜,粗茶淡饭更香甜;名也不贪,利也不贪,恬淡寡欲,清净无为,宁静致远,知足赛过长生药。

  什么是安然快乐?自由;什么是香甜?与家人团聚就是香甜;什么是长生药?知足者常乐,知足就是长生药。回想过去的不知足,我好后悔啊!

  一失足成千古恨。我的失足不仅毁了自己,也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我曾经有一个温暖的家庭,父母健康、夫妻和睦、子女进步。现在,我亲手把它毁了。老伴天天以泪洗面,昼不能食,夜不能寐,身体日渐消瘦;年迈的老母亲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倒在病床上。

  这都怪我这个不孝子、不称职的丈夫和父亲,是我给他们带去了伤害。我多想回到亲人们的身边,一家团圆啊!

  我要感谢检察机关的办案检察官,感谢他们对我的启发、开导和教育,使我悟出了只有遵纪守法才能成为一个自由人、幸福人的道理。


 

刘全:做出点成绩后就开始自高自大

      对话人:刘全 

  原任职务:河南省永城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院长 

  触犯罪罪名:挪用公款罪、受贿罪 

  判决结果:2012320,商丘市中级法院终审判处刘全有期徒刑十二年。 

  犯罪事实:刘全在担任永城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单位公款550万元借给私营企业,多次收受他人贿赂共计174.6万元。 

  盛夏时节,笔者在河南省第一监狱和正在这里服刑的河南省永城职业学院原党委书记、院长刘全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交谈。言语中,刘全数次擦拭眼中涌动的泪水,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懊悔不已。 

  在学院创办本科高校时遗憾离开 

  笔者:据监狱干警介绍,你入狱以后,思想上一直有压力。这压力来自哪方面? 

  刘全:我入狱后想的最多的就是我的母亲,她现在已是90岁高龄。我每天晚上上床休息时,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不时浮现出母亲难舍自己的挂念形象。作为儿子,不能在她老人家床前尽孝,实在是不孝! 

  笔者:你现在心里抵触自己是一名罪犯的身份? 

  刘全:虽然我触犯了法律,但让我在短时间内认同自己是一名劣迹斑斑、让人不齿的罪犯,确实有点难以承受。 

  我是一个事业心较强的人,30多年来我把心血都投入到了学校的发展上,真没想到我现在会在监狱里面空留余恨。 

  笔者:你的余恨是指什么?刘全:回顾过往,39岁就担任永城师范学校校长。当时学校地处农村,基础条件较差,面对当时国家调整师范教育的政策,学校极有可能被撤并。为了创造条件赢得生存,我起草了《关于自力更生搬迁永城师范学校》的报告,并很快得到了主管部门的同意。在国家没有一分基建投资的情况下,我带领全校教职工自筹资金,历经3年多时间,19999月终于将学校从农村搬到了城市。随后,20045月成功申办了高等职业学校——永城职业学院,从此结束了永城没有高校的历史。可以说,我任职15,一直把推动学校持续健康发展当成自己的事业。 

  只可惜,我法制观念淡薄,“一言堂家长作风严重,没能坚守清廉,淡忘了原则,铸成大错,走到了今天这般境地,我怎不痛心疾首! 

  学院正与河南煤化集团合作改制,创办本科高校,在这个重要机遇期,可能我的犯罪会对改制造成一定的影响,这是一件让我特别忧伤的事情。 

  学校搬迁后心态发生变化 

  笔者:今昔这么大的反差,你觉得背后的深刻原因是什么? 

  刘全:我的犯罪原因,一是长期党政职务一肩挑,缺乏党内监督;二是长期在一个单位工作,做出点成绩后就开始自高自大,产生了倚老卖老、把公事当成家事办的工作作风;三是在廉洁自律上,警惕性、觉悟性不高;四是法律法规学习不够,不懂法,以至于在对某些事情的认识上,看不清犯罪本质。 

  笔者:你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刘全:要说自己心态的变化,是在1999年学校搬迁之后。原有的干事创业激情开始松懈了,多了一些按部就班的工作状态。于是,朋友以及学校业务上的请托之事便更多地参与,应酬也随之增多,时间一长,我渐渐地丧失了原则。 

  笔者: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你当时有没有清醒认识? 

  刘全:利用自己职务上的便利,我的确给别人提供了一些帮助。受益人出于感谢,往往按照社会上流行的潜规则,在逢年过节、我的子女结婚买房等关口,想尽办法给我送钱送物。这些包裹着贿赂之心的所谓朋友交情,让我没有认清性质,丧失了理智。另外,我还擅自将公款550万元周转给私营企业,让其虚增注册资金。当时我认为自己是热心办好事,没想到竟被量刑5年。如此缺乏基本法律常识,真该让人耻笑。 

  把监狱当做学习进修场所 

  笔者:听说201011,在已得知纪检部门对你进行调查时,你竟然还想通过送礼、通融关系达到息事宁人的目的。 

  刘全:真是如此。当时我得知纪检部门正在调查我时,总觉得自己没有大问题,没贪污国家一分钱。而且,当时省委组织部正在就我的职务晋升进行考察。左右权衡之下,我认为多做一些解释疏通工作,或许能破财消灾,能渡过难关,没想到这是罪上加罪的行为。总之,自误毁了我的大好前程。 

  笔者:517日入狱到现在,你能接受当前的现实吗? 

  刘全:入狱后,监狱干警多次找我谈话,帮我分析犯罪的原因,挖掘犯罪根源,一次次不厌其烦地解惑、教育、疏导,使我蒙垢的心灵渐渐明朗。 

  目前,我的服刑生活还算顺利,能适应每天紧张繁忙的改造任务。在这里唯一让我感觉别扭、难以接受的是,自己整日与一帮形形色色、坑蒙拐骗的罪犯混迹在一起。 

  笔者:今后面对12年的有期徒刑,你有什么改造规划? 

  刘全:“人生多磨难,荣辱皆云烟。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只有面对现实,踏实改造。我想只要我有勇气站在废墟上,也许会有新的人生。 

  我虽然痛心自己失去了自由,难以儿女绕膝,含饴弄孙,但这是咎由自取。我会把监狱当做自己学习进修的重要场所,补上法律一课。可以说,在这里我可以学到在社会上学不到的东西,算是人生灾难中的另一种收获吧。 

  剖析自己的心路历程,在今后的改造道路上,我会加强学习,泯灭自我对党纪国法的无知;积极洗涤心灵,纯净自我,做一个纯粹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 

  警官告诉笔者,刘全在经历三个月的入监教育之后,现在已熟悉全部的服刑人员行为规范,并严格加以遵守,各方面表现都比较积极。可以说,他已经踏实地走上了认真改造的道路。